羣眾創作

千年古柏澤綿綿

作者:祁雲枝

發佈時間:2021-08-25 08:25:30

來源:西安日報

這棵軒轅柏,歷經千年風雪的砥礪,依然生機盎然。

眉縣一棵樹齡近千年的古柏。  (尚洪濤 攝)

千年古柏,和陝西特別有緣。中國三大古柏羣址——黃帝陵、曲阜孔廟和倉頡廟,有兩處在陝西。僅黃帝陵所在的橋山上,就有8萬多株古柏,樹齡上千年的有3萬多株,是我國最大的古柏羣。成林的古柏抱嶺環川,是黃土高原上最美的風景。

去年暑假,在黃帝陵軒轅廟,我見到了“軒轅柏”,也稱“黃帝手植柏”,相傳為黃帝親手種植,濃蔭遮地,高可凌霄。樹身下圍10米,“七摟八柞半,疙裏疙瘩還不算”,果真需七八人合抱。1982年,英國林業專家羅皮爾先生來到黃帝陵;他考察了27個國家的林業資源,在這裏發現了世界最大古柏羣和世界最高齡柏樹。從此,這棵古柏有了個響噹噹的名字——“世界柏樹之父”。

歷經千年風雪的砥礪,軒轅柏的樹皮已如耄耋老人的肌膚,粗糲,多皺,青筋暴突。水渠般的皺褶東奔西突,盤旋扭曲,宛若黃土高原上的溝壑。樹身上的累累瘡疤,已化作凹凸的瘤、坑、坎、稜,像凝固了的岩石,定格了曾經的歲月。這滄桑的語言,訴説着民族的歷史、祖先的榮耀和時光的流逝。

最讓我震撼的,是這蒼老之軀,除過幾根指向天空的枯枝外,大部分枝幹竟頂出了盎然的葉子。彷彿它的身軀裏,裝着用之不竭的綠翡翠,年復一年,風過時,枝葉扶搖,碧雲湧動。

繞樹三圈,透過濃翠的枝葉,我依稀看到這棵側柏的身世。傳説黃帝歷經“阪泉之野三戰”,形成了強盛的華夏族,定居於橋山。因刀耕火種,山上植被漸毀,山洪頻發。於是,黃帝栽下一株側柏苗,臣民效仿。“神州衍斯種,世代澤綿綿”。從此,喬山上的柏樹葳蕤得鋪天蓋地,無數側柏、檜柏和龍柏將喬山裝點得碧綠凝香,濤聲靜遠。

翠柏層層疊疊簇擁的黃帝陵內,還有一棵千古奇柏“掛甲柏”,鐵骨錚錚,遒勁蒼翠。據説漢武帝劉徹北巡朔方還,掛甲於此樹。至今,這棵樹上仍能看見懸掛鎧甲的“痕跡”,樹皮上有無數小孔。每年清明前後,柏樹汁液從小孔流出,凝結成珠,晶瑩剔透。

陝西另外一處倉頡廟古柏羣(有千年古柏48棵),位於白水縣境內。其中一棵相傳是倉頡手植柏,樹齡和軒轅柏不相上下,樹身比之略小。相傳,倉頡是軒轅黃帝的左史官,被尊為“造字聖人”。

陝西以秦嶺為界,南北樹種殊異。因南北跨度長,氣候冷熱差別大,陝南植物移栽至陝北,多會被高原的寒流凍死;陝北的遷居陝南,常因雨水多腐爛掉。柏樹,是為數很少既能屹立於陝北也能葳蕤在陝南的常青樹。在洛南縣,有一株樹齡逾兩千年的古柏樹“棲霞柏”,當地人稱為頁山大古柏,樹高和胸圍均超過軒轅柏。樹冠覆蓋面積半畝有餘,是陝西目前發現的外形最大的古側柏,高聳的枝葉和白雲絮語,與天風唱和。歲月從它嶙峋的皺紋裏流過,積澱出母儀天下的沉穩淡定……

一棵柏樹就是一把巨傘,蔭護着一方平安;枝葉間,掛滿了故事和心願。柏樹也開花,雌雄球花沿小枝的頂端,一路細細碎碎地開上去,頗有滿天星的味道。淡黃的雄球花,紅褐的雌球花,像翠玉里的片片霞光,像點綴在綠空裏的星星。

柏樹不浮躁,能耐住寂寞;不擇土壤,不畏嚴寒。北方的風雪中,幾乎所有的樹木都失去了顏色,唯松柏挺立在嚴寒中,擎起一樹樹蓊鬱的墨綠。柏木也極有個性,質細、氣馥、耐水、耐腐。在我的記憶中,早年間關中人用的水桶、上好的棺木、衣櫃等,都由柏木做成。

柏,又與白、百諧音,好多地方在迎親嫁娶、慶祝壽誕、紀念追悼等紅白喜事上,會折一些柏枝柏葉,懸掛在門楣上祈福。柏樹因而具有白頭偕老、長命百歲、百事亨通等多重象徵,諸如“童顏鶴髮壽星體,松姿柏態古稀年”“松柏常青,百年好合”……

《詩經》唱和的年代,柏樹就被先人們器重。《國風·衞風·竹竿》裏描繪的“檜楫松舟”的日子,多令人嚮往:“淇水潺潺水悠悠,檜木作漿松作舟……”詩中的檜木,就是柏樹。《論語·子罕》中,子曰:“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。”凌寒屹立的柏樹,多麼像在逆境中一身正氣、敢於擔當的勇士啊!

三秦大地,處處都有崛地聳天的古柏。銅川耀州的“藥王手植柏”、華縣藏龍寺的柏抱槐、周至樓觀台的三鷹柏等,不勝枚舉。歷史的長河大浪淘沙,而用生命見證歷史的,只有古木。

這些幹似鐵臂、枝若虯龍的古柏,帶着漢、魏、晉、隋、唐、宋、明、清的歷史足音,遺存現世,成為歷史風物,成為黃土之魂。在經歷了幾千年的喧囂後,古柏依舊精神矍鑠地屹立着,任風從枝冠上掠過,福佑一方,凝聚着歷史文化之美。

責任編輯:高佳雯

更多資訊,下載羣眾新聞

陝西新聞

編輯推薦

娛樂星聞

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21 by pc.xn--czrr8f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